《自由写作》征稿启事

《自由写作》是独立中文笔会的文学会刊,开放征文,欢迎投稿,具体要求如下:

1)作品必须为原创、未曾发表在任何形式的媒介上(包括纸质印刷、网站及博客)。

(更多)

归类: 启事 |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一)

日晷

东亚

(长篇小说连载一)

内 容 提 要

一位21世纪的西安作家,为了调查40年代某无名作家在陕甘宁特区被残害致死的案件,孤身深入延安地区,结果被红军鬼魂抓到了六十多年前的乱世。在处死他前,鬼魂们对他进行整治改造。延安的实际统治者毛泽东发现这位西安作家大脑中装有预知未来的密码,便决定留下他,让他的预言能力为其服务。这位作家趁此机会一心想阻止内战,拯救死于内战战火中的近两千万骨肉同胞,在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了刺毛、刺朱及中共高层领导的行动。他的行动如同儿戏,刺杀行动无一成功。他明知不可能改变历史,长达三年的中华内战及毛共的红色江山早已成为历史事实六十多个年头了,但他依旧努力着,为“不可能”这种注定的宿命而努力着,直到进入了他个人命运的终点,他被作为祭品献给了延安鬼们崇拜的迷信之物——蛟龙。

整个延安都疯狂在寻找、饲育与保护他们信念中的改朝换代的蛟龙,这成了轰轰烈烈的大运动,与中共搞的大生产运动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信念对应他们的领袖毛泽东,在陕北的黄土山岳与沟壑里,有一个蛟龙胎儿正在成长,如果这个信念中的龙胎儿夭折了,毛泽东就成不了真龙天子,也会死亡。但四十年代的陕北是如此贫瘠,这块土地仿佛已经被榨干了油的油渣,咂干了奶水的干瘪乳房,没有能力养活这条蛟龙胎了。以萧青这位延安第一夫人为首的寻找与饲育蛟龙胎儿的队伍日夜奔波在延安的大山小壑、高崖低坳,他们几乎掏尽了老鹰的巢穴,因为他们坚信蛟龙胎就在老鹰窝的附近,老鹰会把幼小的蛟龙胎叼给它们的幼雏吃掉。延安不断遭到雷击,毛泽东异常恐怖,他迷信天上的雷电是来击灭他的,于是组织了庞大的雷电支队,全是清一色的正当青春的青年,他追赶天上的乌云,通过放飞风筝和气球的线索把雷电引到大地下面去,成功者全部被闪电燃烧成了绚烂的花朵……这就是《日晷》的大致内容…… (更多)

归类: 长篇小说 | 关键词:

傅正明翻译:《鲁拜集》政治抒情诗选

《鲁拜集》政治抒情诗选

(波斯)莪默·伽亚谟(Omar Khayyam)作

傅正明译(根据波斯文原文或参照多家英译翻译)

 

一.七绝

自由常在难中居,
海贝沉冤泪凝珠。
身外无财余正气,
空杯气满化屠苏。

1.(波斯文原文)

از رنج کشيدن آدمي حر گردد
قطره چو کشد حبس صدف در گردد
گر مال نماند سر بماناد بجاي
پيمانه چو شد تهي دگر پر گرد

注: (更多)

归类: 翻译 | 关键词:

李知行:忍(外一首)

忍 

要忍住悲怆,要忍得住。
要忍住现场。
直接、急切的爱,我在你们身边。

我围观,但我站过来了。
脚印是我的正义,摄像头 (更多)

归类: 诗歌 | 关键词: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下)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上)

第四章:景观之后的平权行动

第16节:景观超越的动力

当艺术中心的权利被放置在和时代极不对称的情境中时,我们就必须要通过对景观之后的模型进行相对制约的整理,资本保守主义和后殖民思维的习惯性社会模式,使得当代艺术被呈现在一种主题式的而不是人格化的语境之中,因而,也正是在这个状况下,要探讨当代艺术在公共领域内的所指及其附加的深层次含义,就必须要跨越来自经验和视觉的符号系统,所形成的仅仅是针对未来观念的变化,当现代语境开始改变自身的轨迹时,我们将会发现在景观的覆盖之中仍然清晰的平民意识的种子和细胞。 (更多)

归类: 评论 | 关键词: ,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上)

前言

和当代艺术存在的问题相比,作为一种现代框架之内艺术思想的流动,时代给予了我们以极其繁芜、驳杂的线索,而以艺术观念的冲突之中,所包含的对于人生及信仰、生存和死亡、现象与本质的思考,则又会因为个人的独特性而呈现出迥异和不同的状态,因而要探讨社会全局中艺术和现实的关系,就首先要去面对来自群体和日常生活之后某种具有隐蔽意识的存在力量。 (更多)

归类: 评论 | 关键词:

任畹町:经济学家杨小凯10年祭——同索罗斯“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擦肩而过

光阴似箭,斗换星易,杨小凯55岁英年早逝,于2004年7月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殁于肺癌。

小凯的外甥女Yang Yang是我的侄女。86年夏,小凯从美国回国驻体改所招待所,我带着女儿第一次见到这位舅舅。 (更多)

归类: 回忆 | 关键词: ,

刘淼:盆村事件

在通往盆村的路口,一辆桑塔纳警车被赶集的村民堵住了。尽管是警车,但村民们熟视无睹,相互间继续讨价还价,把眼前这辆代表政府无上权威的桑塔纳当做透明物。其中,一个年约四十七八岁的中年妇女甚至为了一袋苹果的重量与摊主发生剧烈争执,即便警车的喇叭被摁破,都没能让他们挪动半步。 (更多)

归类: 小说 | 关键词: ,